费孝通笔下的江村老样本焕发新生机

(中国减贫故事)费孝通笔下的江村:老样本焕发新生机 中新社苏州7月7日

(中国减贫故事)费孝通笔下的江村:老样本焕发新生机

中新社苏州7月7日电 题:费孝通笔下的江村:老样本焕发新生机

“80后”周春燕大学毕业后回村担任妇女主任,每天活跃在村里的大街小巷,为村民搞好服务。“90后”姚凌超大学毕业后回村开网店,将村里生产的针织衫销往全国各地,成为新生代偶像。这些年轻人正在为这个传统村庄注入新的活力。(完)

中科院海西研究院泉州装备制造研究所里,学科骨干的照片和简介贴在墙上。1981年出生、具有博士后工作经历的夏安俊,就是其中的一员。2016年,夏安俊从北京举家南迁,如今已成为新晋江人。领到一次性安家补贴,每年有人才津贴,妻子被安排在当地一家国企工作,夏安俊享受了晋江的一站式人才“礼包”。

新塘街道梧林村是晋江有名的侨村。这里的洋楼、番仔楼、闽南大厝等百年古建筑群,刻满了闽南华侨的乡愁。晋江整体收储保护核心区,对136栋古建筑进行保护。

位于紫帽镇核心区的霞茂山庄,是紫帽镇霞茂村的安置小区,常被外地人当成商业楼盘。“安置小区建得这么好?”每次有人问起,镇党委书记柯荣围总要回一句:“不只是紫帽镇,晋江其他地方也一样。”

即将启用的晋江市医院新区,不仅硬件一流,还成功“联姻”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,共同打造国家创伤区域医疗中心。

费孝通一生26次造访开弦弓村,村里处处都留下了他调查研究的足迹。村民姚富坤没想到,自己24次参与接待费孝通访问的活动,耳濡目染之下从“被研究者”转变为“研究者”,能用社会学的调查方法著书言志,成了“农民教授”。

“外地人向往,本地人留恋。”这句话,如今被不少晋江人挂在嘴边。过去,他们习惯于商场上的忙碌、工厂里的打拼,如今也可从容放慢脚步,品味都市风情,品咂乡村乡愁。

如今,距离费孝通最后一次访问江村近20年了,江村也蕴藏着新的变迁。例如在产业方面,近年来江村已形成化纤纺织、羊毛衫编织和水产养殖三大主导产业。又如,江村的农民已很少从事农业活动,他们把土地承包出去,每年收取租金。

“这里有好的科研平台,也有好的生活环境。”跟记者交流中,夏安俊流露出对眼下工作生活状态的满意。

江村现在仍是学者研究中国农民生活的窗口。从1981年开弦弓村出现第一个调查基地至今,已有25个大专院校在这里设立实践调查基地。姚富坤每年接待的到访客人达上万人次。

随着新型城镇化进程加快,晋江不少农村人口进城。晋江拿出好地段建设安置小区,同步配套公共服务设施,让15万农民过上城市新生活。

已经交付使用的晋江市第二体育中心临水而卧,空中俯瞰,曲线流动,状如海蚌,主场馆设计建设具有国际一流水准。作为第十八届世界中学生运动会的主场馆,这里将在明年10月吸引世界目光。

江村,坐落于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七都镇,是苏南众多小村庄中的一个。这个小小的村庄面积只有4.5平方公里,人口不到3000人,却是中外学者了解和研究中国农村的窗口。

江村的“足迹路”是当年费孝通经常走的村路。江村人沿着足迹走进村庄的昨天、今天与明天。一代又一代人讲述着属于自己的“江村故事”。

产城融合,瞄准高品质

“过去,我们是产业推着城市走,今后将更多转向‘城市带着产业走、产业城市联动走’,下好‘产城融合、城乡一体、城乡统筹’一盘棋,传承创新发展‘晋江经验’,把晋江打造成国际化创新型品质城市。”刘文儒说。

晋江在福建率先实行居住证制度,此后不断提高政策“含金量”。目前,外来人口可享受的市民化待遇已有30项。以子女入学为例,晋江281所小学(含一贯制学校)中,外来人口子女就读人数占全市小学生总量的一半以上,92.9%的外来人口子女在公办学校入学。

城乡统筹,下好一盘棋

9日下午还召开了专家座谈会。

刚到园坂村卫生所不久,柯志雄就把全村走了个遍。经过一周多时间摸排,村里的高血压、糖尿病患者等都有了健康档案。他还绘制出一张健康地图,不同颜色的小点代表不同类型疾病,全村村民健康状况一目了然。

在年届七旬的姚富坤眼中,江村早已达到小康水平。村民有小别墅住,有汽车开,不愁吃穿,不少富裕起来的村民还在镇上买了房子。2019年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4万元人民币左右,“这还是相对保守的数字”,姚富坤说。

晋江创新创业创造园,起步之初就瞄准国际一流,产业规划、建筑设计请的都是行业领域的全球知名机构。

不分内外,都是晋江人

柯志雄是来自晋江市中医院的全科医生。包括中医院在内,晋江3家龙头医院牵头组建紧密型医共体,各有责任区,服务“末梢”就是社区和村卫生所。依托医共体建设,晋江构建起全域“15分钟医疗卫生服务圈”。

从乡村工业化起步的晋江,曾经“村村点火、户户冒烟”。泉州市委常委、晋江市委书记刘文儒说:“缺少城市平台支撑的产业化,是难以持续的产业化。”

晋江痛下决心,补上城镇化短板。住宅进小区,企业进园区,产业集约化,城市“组团化”。产城联动中,城区布局不断优化。以梅岭组团为例,规划用地7500亩,29%用在商住开发,13%用在就地安置,剩下的面积都用在民生设施、公共空间和生态养护上。

江村本名开弦弓村,弯弯的小清河穿村而过,如一张拉满的弓,村名由此而来。1936年7月,费孝通来到村里,围绕这个小村进行了两个月的调查,最终写成《中国农民的生活》(即《江村经济》)。从此,江村和社会学家费孝通一起名扬海内外。

村党委书记沈斌介绍说,江村正在加快文化礼堂、江村市集、研学民宿等项目的建设。2019年江村文化礼堂已改造完成,现已投入使用,已举办多场活动;今年4月,江村民宿联盟正式成立,提升乡村游、研学游的承载力,为“中国·江村”文化注入内涵和活力。

晋江对人才的重视,远不限于夏安俊这样的高层次人才。全市户籍人口120.9万,外来常住人口常年保持在100万以上,晋江不分内外,想方设法让外来人口来得了、留得下、融得进。